正文 010 一场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放心吧。网小峰,这马林一死,以后警察局副局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了。”秦伟峰笑道。

    “都是舅舅帮忙。”钱峰也跟着笑了起来。

    事实上这钱峰便是秦伟峰的外甥,也就是秦伟峰口中警察局内他的人。别看钱峰现在这个样子,要说起他的本事,强硬而又软弱,对下级强硬,对上级则是阿谀奉承。这也是慢慢的使他在警局内地位慢慢得提升,得到马林的信任。

    不过马林和秦伟峰一笔,就显得可笑了。一直以来都不知道钱峰是他安插在警局的人,现如今栽在了他的手里,不仅丢了性命,连位置也让人占了去。

    封夜快的飞奔一段时间之后,便现没有人跟着他,便放慢了角度。兴许是那些人胆怯,又或者说挺有自知之名的。就在封夜正准备回去的时候,一道倩影出现在了封夜的视线之中。正是封夜的未婚妻秦雅。

    “小夜。”秦雅对封夜招手道。

    “阿雅。”封夜在一番血战之后也是身心疲惫,这个时候看到了秦雅,压抑的内心自然也是高兴了不少。跑过去抱住了秦雅。

    两人紧紧的相拥,足足有十分钟之久。突然之间一声枪响打破了这原本温馨寂静的画面。封夜放开秦雅,不敢窒信的看着眼前的秦雅,一手却捂着自己的腹部,那里已经是一片血红。而秦雅右手的枪告诉他,这一枪是秦雅开的。

    “这是为什么?”封夜瘫坐在地上,一只手撑在地上,另外一只手捂着伤口,绝望的看着秦雅。

    “因为你是银眸。”秦雅一改往日的态度,冷冷的说道。

    “是你父亲告诉你的?对,我是欺骗了你,难道说这就是你杀我的理由?”封夜不敢信息,他们之间的爱情竟然会如此得脆弱,因为这样一个身份就使得这段爱情决裂?封夜不相信。他认为真挚的爱情不会因为这么一点点的矛盾而毁灭的。

    “你还不明白?”秦雅冷笑道“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老实告诉你吧,从我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你是银眸封夜,驰骋杀手界十年,从来没有失手过的银眸,我怎么敢不认识。”

    “说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你是来杀我的吧?可惜你没下手,现在是否很后悔。而我和你在一起,只不过是我父亲的命令而已。因为那时你有利用的价值。不过现在?你已经没用了。”

    “利用价值?”封夜呆呆得看着秦雅,转而大笑起来。“好,那么说我的价值就是杀那马林?这么说来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你和我相爱是假的,结婚是假的,刺杀也是草爷故意派来的?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个圈套。”封夜笑的很狂,但是从他的笑声当中夹杂着的不是愤怒,更不是喜悦,而是一种淡淡的悲伤。

    “现在你想明白了?”秦雅再度举起他手中的枪对准封夜的脑袋“那么我送你最后一程。”

    “好好好,不过有一点,你错了。我,银眸封夜,驰骋杀手界十年没有错,但是并非从来没有失手过,而唯一一次的失手,就是在刺杀你的任务当中。或许你爱我是假的,但是我爱你却是真的,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你。”说着,一滴泪水从封夜的眼中流了下来。这滴泪水也宣告着封夜与秦雅之间的爱情彻底的结束,或许在秦雅看来他们从来就没有开始过。

    听到封夜的这番话,秦雅的眼中也出现了些许的恍惚,回想去过往,封夜对他的确是不错,全心全意的呵护他们之间的感情,从来没有和她有过矛盾。

    虽然她清楚,有几次他甚至真的误以为自己爱上了封夜,不过他却一直告诉自己,这些对她都只是在演戏,但是不可否认,日久生情,爱情是世间唯一最难掌控的东西,慢慢得他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了一丝的好感。

    不,秦雅想到,一切都只不过是演戏。父亲的命令不能够违抗。秦雅举枪对准封夜,就在她正准备开枪之际。突然间,封夜腹部中枪处大亮。

    怎么回事?封夜突然之间感觉到自己的识海深处,有无数的小颗粒不断的汇聚,最终变成一颗暗金色的小球。

    “这是?灵魂质化?”封夜不敢相信,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只感觉灵魂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境界。

    “难道?”封夜似乎想到些什么,伸手向腰间的口袋伸去,随后拿出一小块玻璃装的物体。正是老者赠与封夜的魂珠残片。难道说是刚才的鲜血和他融合,这魂珠残片已经和封夜认主了?

    这就是魂珠残片达到的效果?现在我莫非已经达到了那七界大6界主级的灵魂强度。这样的灵魂强度足以直接击碎普通人的识海,令其成为白痴,甚至于直接灭杀。不过这个时候封夜可没有功夫想这些,眼前的秦雅正拿着枪对着自己,融合魂珠残片的封夜已经不惧秦雅,要杀她只是一瞬之间而已。

    秦雅对付封夜来说,是他的挚爱。虽然现在封夜清醒过来,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局而已,可是不论如何那都是自己爱过的人,封夜下不了杀手。

    这个时候,秦雅也从刚才片刻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而封夜就在这时灵魂锁定秦雅。

    “也许没有我们之间的这段记忆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封夜喃喃的说道。随后秦雅便昏厥了过去。

    封夜起身,捂着自己的伤口蹒跚的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封夜想了很多,现在家是回不去了,估计现在无乱是警察,还是黑道的人,都正在找自己的下落。不过,现在的封夜,已经不是之前的封夜,拥有界主级灵魂的他,对付那些普通人只是举手之间的事情罢了。

    报仇?封夜摇了摇头,找谁报仇?秦伟峰还是草爷,说道底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秦伟峰布下的局。要杀秦伟峰,同样,封夜没有一点难度。

    不过秦伟峰是秦雅的父亲,现在秦雅已经没有了一切和封夜的记忆。在封夜的内心深处,封夜还是爱着秦雅的,但他也清楚他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秦伟峰一死,秦雅定然会极度的伤心,抛开这些不说。秦伟峰是a市有头有脸的任务,要是封夜杀了他,到时警察还有秦伟峰的人加上那草爷一个个都会变得疯狂,社会动荡也是有可能的。

    “算了”封夜杨天长叹道,“就当我已经消失了吧,也顺了他们的意。”

    时间已是深夜,封夜一个人落寞的走在路上,甚至于她已经忘记了腹部的疼痛,忘记了他身上还沾满了自己的鲜血。不知不觉间,封夜走到了那个熟悉的巷口,是那老者与封夜的相会之地。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可能这一切就是天意。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封夜苦笑道“看来还是被那老者猜中了,果然我还是回来了。”

    漆黑的月色当中,只有一轮弯月悬挂在黑夜之中。

    “你终于回来了。”那名衣着朴素的老者缓缓走进封夜,拍了拍封夜的肩膀说道“这一切都是宿命,你出生在这是你的宿命,你成为杀手是你的宿命,你遭到挫折是你的宿命,现在,你需要给我走也是你的宿命。”

    “不用在多说了,前辈。”封夜打断了老者的话。“我明白,既然魂珠碎片已经认我为主,那么我自然会跟您走。”

    老者微笑的看着封夜,“年青人,看开点,这未必不是好事。”

    老者举起他手中的拐杖,在虚空中一划,突然之间,凭空出现了一个入口。封夜在外面看来,里面似乎是有无数道流光传说。

    “随我来。”老者一把抓起封夜,跃入了这奇异的空间之中。

    “好奇异的感觉。”封夜震惊道。

    “呵呵,既然你答应老夫去拯救那七界大6,那么老夫自然不是仅仅只是袖手旁观,在那,已经有了你的替身为你做好了身份。”老者笑道。

    “我的替身?”封夜不解道。

    “不对,应该说,那就是你。”

    封夜越听越迷糊了,疑惑得看着老者,似乎是一个极度渴望汲取知识的孩童一般。

    “当年你上一世陨落之时,灵魂被对手击散,大部分灵魂被卷入时空乱流之中,重生成现在的你,而少部分灵魂则是继续呆着七界大6陷入轮回。那个所谓的替身就是那个只有少部分灵魂的封夜。这次你和他重新合为一体,灵魂又将会有小小的提升。”老者耐心的解释道。

    对于这七界大6,封夜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听着老者的解说,封夜暂时放下心来,至少知道,等自己和另个自己的灵魂重组之后,那七界大6的记忆他也将获得。这的确是为自己减少了不少的麻烦。

    “另外,老夫有件宝物要赠与你。”老者笑道。

    老者伸出右手,一名散的渗人气息的黑色戒指出现在其手中。右手一托,那枚戒指就飞入到了封夜左手的无名指之上。

    “这是?”封夜诧异得看着老者。

    “此戒名为至尊魂戒。”老者说道,“算是一种空间戒指,其内的空间,足以装载世间万物。”

    世间万物?封夜对老者的话没有丝毫的怀疑,看来不愧名为至尊,其内的空间也着实是大的惊人。

    “老夫在其内为你留下了三件宝物,第一件宝物在你到七界大6的时候即可开启获得,第二件宝物,需要等到你进阶封王之时才能够开启,至于第三件宝物则要封帝的实力才行。”

    “谢前辈。”听到老者的描述,封夜连忙道谢,那魂珠碎片给于封夜的好处已经算的上是不小,老者给予的其他宝物自然不会差上多少。

    不过至尊魂戒可不像老者所说的那么简单,何谓至尊?这至尊魂戒不仅可以装载死物,亦可装载活物,不仅可以装载**,亦可以装载灵魂。

    不过这些对于封夜来说差别倒是不大。其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可以消弱一切灵魂攻击至原来的千分之一,换句话说,谁若是拥有这至尊魂戒,那么几乎可以说是灵魂攻击免疫。

    另外一点,至尊魂戒还可以隐藏灵魂力量。现在封夜是界主级强度的灵魂,而戴上至尊魂戒之后,其散出来的灵魂气息却连学徒也不是。

    “记住,五十年内成帝,否者天下大乱,到时生灵涂炭,我等也将永无重见天日之日。”老者的话不断在封夜耳边回荡,当封夜再度回之时。老者已经消失在这虚空之中。

    突然之间,一股黑色的风暴,向封夜这边袭来,即使封夜极力挣扎,依旧被其卷入,之后便不省人事。

小说至尊魂戒 最新章节正文 010 一场戏网址:http://www.dushuwo.com/html/28/28576/4302660.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