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立了功,反而被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路大昌为捉白狐,耗费心血,眼看就将成功,不料事到临头功亏一溃,当下气的哇哇大叫。心中狂怒之极。无处发泄,恨恨的向石壁之上打了一掌,打过之后,心又不甘。转身向白狐追去。刚踏上两步,却又站住,眼晴睁大,似乎遇到了平生最不可思议之事。

    只见风去归手中拽着藤条,吃力的拉着,藤条的另一端,白狐奋力狂奔。将风去归拉的跌跌撞撞。原来白狐从山壁之下跌落之时,慌不择路,正好踩到风去归所设的藤套之中。风去归注意力正在路大昌身上,也没有想到白狐会入套,只感觉手腕一紧,本能之下死死拉住。但想不到白狐身子虽小,但劲力不弱,非兔子可比,风去归用尽全身力气,与白狐争了个不相上下。风去归见白狐力道如此之大,也是愕然,生怕刚才似抓兔子一般,崩断藤条,不敢与白狐试力,顺着白狐向前跑去。

    路大昌见到眼前一幕,却是又惊又喜,大喝道:“小孩,抓住了,不要松手。”风去归被白狐拉着,怕自已似路大昌一样,脚下踩中突起之物,摔上一跤,精力全神贯注在地下与藤条之上,当下也来不及答言。

    路大昌几个箭步,已到风去归前面,他抓起藤条中间,一用力,将藤条切断。风去归跟着白狐向前跌撞,突然感到前面一空,他脚下无根,惯性向前栽去。‘扑嗵’一声跌了个猪啃泥。幸好他长的结实,皮肤又厚,虽然跌了一跤,也不甚痛。抬起脸来。只见路大昌拉着藤绳,双手交替,顺着藤顺向前飞奔,转眼之间,身子与白狐愈来愈近。

    在距白狐还有一米之时,跨大昌大喝一声,右手猛一发力,白狐‘吱’的一声,被他拉到半空之中。路大昌左手拿着口袋,一张一扬,接个正着,将白狐网入口袋。路大昌切断藤绳,将口袋端处牢牢抓住。拎了起来,然后站定,突然之间,哈哈大笑,白狐失而复得,此时他心中有说不出的快慰。

    路大昌向风去归望了一眼,见他爬在地上,脸上满是泥土,神色之中有一丝迷茫。路大昌心道:“若不是这个小孩,我还捉不小狐。”细细打量,觉的他的样子不似刚才那么讨厌。但他生性好强,自然脸上不能流露出对风去归有好感之色。冲风去归道:“你这小孩子怎么回事,我本来故意把他放走的,前面我已设置了陷坑,这只是一个小狐,本来还有只大狐,我捉的是只大狐,把小狐设尽坑后,自然会引的大狐前来。偏偏你弄了个什么藤索,把我的计划全部打乱,真是可恨。”

    风去归听了此言不禁诚慌诚恐,也没仔细去想此言不通之处,当下站起身来,吃吃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想不到他会踩入藤套之中、、、我、、、。”

    他还要再说下去,路大昌一摆手,说道:“行了,别说了,我比你大,又是大英雄,不与你计较。”他眼晴转了一转,心道:“这个小孩如此蠢笨,居然被我胡说几句便骗过去了,倒可以利用一下。”算计至此,他又说道:“你坏我大事,我本来要给你点厉害瞧瞧,但我又是宽宠大量之人,揍你一顿就不必了,你过来一下。”

    风去归‘噢’了一声,向前走了几步,来到近前。路大昌坐在地上,掏出细绳将口袋扎住,然后把怀中的葫芦,盒子拿将出来,又从怀中掏出一包红色粉沫,按顺序一一洒在里面。洒过之后,赶紧把口塞住。说来奇怪,洒入红色粉沫后,四个容器里的异虫似乎受到什么剌激,在里面狂躁不安。有些发出‘吃吃’之声,有的在里面横冲直撞。那个瓷瓶原本直立放着,此时在大黑蚁的冲撞之下,倒翻在地。

    路大昌瞄了风去归一眼,见他脸上露出好奇之色,坏笑了一下。问道:“小孩,你是不是有点肚子饿了。”他不说此言还罢,听他嘴里提到一个‘饿’字,风去归顿感肚子又开始‘沽沽’叫唤,当下点了点头。路大昌道:“我有一个不饿的办法,你听我的,不要乱动。”

    他话音刚落,在风去归左肩上的‘云门,中府’两处穴道点了一下,风去归感到右臂一阵麻木,刹时失去知觉。他不觉一阵骇然,道:“老伯,你要干什么?”话音未尽,路大昌出手如电,又在他‘天突’大穴点了一下,风去归全身一疼,软软的倒在地上。

    路大昌将他的左肩衣袖褪到臂膀处道:“别害怕,我不过是将你右臂的血给封住,怕你乱动,所以又点了你的‘天突’大穴,这样你就乖乖的听我话了。风去归心中一阵害怕,道:”老伯,你、、、你为什么不要让我乱动,你、、、你打算做什么。”

    路大昌道:“让你帮个忙,你坏我好事,自然要补偿一下,别担心,一会就好。”他嘴里一边说着,把那只瓷瓶拿在手中,一用力,瓷瓶裂成两半。瓶内的大黑蚁正在急躁之时,见周围突然没了阻挡之物。‘嗖’的一下向边处跳去。路大昌出手如电,两个手指向前一捏,捏住大黑蚁的身子,大黑蚁把头一张,向路大昌的手背咬去。路大昌手急眼快,见它咬来,一松一甩,大黑蚁正好掉在风去归的左臂之上。风去归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接着感到右臂一痛,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

    原来刚才路大昌打开瓶盖,向瓶内洒的红色粉沫,是一种稀有的辣椒粉,比寻常辣椒辣性何至百倍,大黑蚁身上沾了这些辣粉,感到全身发热疼痛难受,故此才在瓶内焦躁。现落在风去归的右臂之上,一是它天性好斗,二是欲解身上热辣,故此咬住风去归的臂膀之后,便死死不丢。

    路大昌如法炮制,将铁盒内的不知名毒虫,木盒内的火龙蛛,葫芦里的冰蚕一并放在风去归的胳膊之上。风去归感到胳膊上疼过之后,又奇冷无比,冷过之后又如火烤一般,接着又奇痒难忍,他自小到大哪里受的了如此苦楚,此时他脸上冷汗直冒,刚开始还发出痛楚之声,到了后来,双唇交碰,全身发抖。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了。其状真是生不如死。

    路大昌等着已过半柱香时分,又怀中掏出一袋白色小包,打开,里面是些青色粉末,他将这些粉末小心翼翼用指甲挑起,弹在四只异虫身上,风去归感觉一道热流,一股寒流,一瞬疼痛,一阵麻痒,四种体肤之感似一道直线一般,透过肌肤直冲骨髓,其难受非语言可以形容,眼泪不禁扑霎而下。

    过了片刻,风去归的右臂肿如水桶大小,颜色也变的又青又紫。但因路大昌封住了他两处穴道,血到穴道处便不向上流,所以除右臂外,身上其它部位并无甚异样。路大昌见四处异虫的身子慢慢开始扁瘪,知道四异虫的体液已流入风去归右臂之中。当下嘿嘿一笑,道:“小兄弟,你帮我这个大忙,我要多谢了,不过现在你不饿了吧,再稍微忍耐一下,我这就给你放血。”

    他从腰中掏出一把小刀,提起身边装小狐的口袋,挥刀把绳割断,嘿嘿笑道:“小狐,现在轮到你了。”白狐在口袋里窜来窜去,却觅不到出口,突见口袋开了,将头伸了出去。路大昌左手将白狐的头皮抓住,右手一刀剌中白狐脖颈。白狐吃疼,‘吱吱’叫个不停。它越挣扎,血越向外涌喷。

    路大昌将刀扔了,从地上捡起刚才将上部捏碎掉的半个葫芦,救接白狐从刀口喷出来的热血。白狐身材甚小,所以体内血也不多,挣扎半响,颈部的血也越流越细,而半个葫芦也快盛满,路大昌见差不多了,随手一甩,将白狐扔过一边,白狐已是奄奄一息,被扔过一边身子仍在抽搐。

    路大昌面色凝重,左手端着葫芦,右手突然运掌。他大喝一声,只见他右手掌心开始变红。路大昌将右手缓缓向葫芦移去,葫芦里的血此时还冒着热气。他的右掌距离葫芦三寸之时,便凝掌不动,不一会儿,葫芦里的血居然沸腾起来

    </div>

    小说.血欲江湖</a> 最新章节第十四章 立了功,反而被害

小说血欲江湖 最新章节正文 第十四章 立了功,反而被害网址:http://www.dushuwo.com/html/4/4495/722586.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