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不着边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路大盛从怀中掏出玉佩,得意的拿在手中晃道:“你们要的就是这个吗,好啊,如果想要我也可以还给你们,不过,就这么给你们太便宜了,你们几个给我磕个头,叫我一声‘路大爷’,叫的我高兴了,自然就还给你们。”

    草原十三鹰诸人虽然久在塞外,在中原武林中名头不甚响亮,但诸人皆有一身好功夫,平日里在沙漠草原横行无忌,哪里受的了这般羞辱,当下便有几个人从身上抽出兵器,指着路大盛喝骂,只待唐老大一声令下,便欲动手。

    那个高瘦黑须之人一摆手,示意诸人不要轻举妄动。几人似乎对此人甚是忌惮,当下将刀剑入鞘,但有几个脾气火爆的仍对路大盛怒目而视。黑须之人冲路大盛一恭手道:“在下姓言,名讳百春。最喜结交江湖人士,今日见到英雄,心中甚是仰慕,不知英雄尊姓大名?可否见告,在下想交您这位朋友。”

    路大盛指着自已的鼻子道:“问我叫什么,我叫,叫、、、。”他眼晴一转,嘻嘻笑道:“我叫路大昌,也不是什么大英雄,就是平日里喜欢偷人家的东西,如果打不过别人呢,就专找小孩子欺负,说话时喜欢放屁,晚上想尿又不想起来便尿到床上、、、、、、。“

    他话还没有说完,路大昌早已气的额头之上青筋暴露,嘴打哆嗦道:“路大盛,你别胡说八道,你再胡说,我、、、咳咳、、、。”如果放在平日,他早已一拳打过去,但现在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刚才本来运功凝力,已经小聚一些,此时被路大盛的言语一激,气力运岔,大咳起来。

    路大盛离开此地半响,回来之后见风去归脸色不正,右臂全是刀口,而且被人点了穴道。想此地如此偏僻,估计不会有人来此,那么风去归的伤就是路大昌的杰作了,他知路大昌喜好炼药,刚才闻到地上凝结的血块又臭又腥,路大昌现在神色似乎是消耗内力所致。便猜到刚才路大昌在此不知弄制何药,把少年伤成如此模样。故才以欺负小孩相讽。见居然把路大昌气的大咳,他喜好捉弄人,与路大昌又不合,见把他气成这样,自然甚是高兴。

    言百春见路大盛说话疯疯颠颠,脸上显出满不在乎的神色,当下沉思道:“刚才听二人口中言路大昌,路大盛,听名字想必二人有些关系,又不知因何事反目成仇。瞧此人说话荒诞无理,不知是装的还是本来如此。但二人姓路想必是真的。”当下又一恭手道:“原来是路老英雄,久违路老英雄江湖威名远播,在下甚是敬仰,若路老英雄肯交我这个朋友,希望路大英雄将玉佩还给在下,在下欠老英雄一个人情,以后若是相见,必定报答。”

    路大盛将手中的玉佩晃了晃,瞧了言百春一眼,道:“这个玉佩不是你的,我为什么要还你。”言百春听了此言心道:“这个玉佩虽然不是我的,但却是我的主子的,难道要这件物什还要主子亲自动手不在,这个人不知是胡搅蛮缠还是有意为难。”想到此处,他陪笑道:“这个玉佩虽然不是在下的,但我既为公子的属下,自然要替公子讨回来了。”

    路大佩摇头道:“不行不行,瞧你的样子又奸又滑,如果还给你,说不定你偷偷卖了换酒喝,如果以后那个年轻人见到我,又问我要怎么办,你刚说过,我是大英雄,大英雄自然不能赖人家的东西,若他问我要,我拿不出来,岂不是失我大英雄的身份,所以不能给你,不能给你。”他故作严肃之状,将头摇的左右乱晃.

    路大盛离开此处之后,向神女峰一路狂奔。他生性便好热闹,终日在江湖飘泊。近日听到传言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相约华山对剑之期已到。江湖中人俱都赶往华山,他便随同一起来到此处,和路大昌华山捉狐炼药却是毫无干系。

    他一路奔来,听的山峰喧闹之声愈来愈近。心痒难耐,不一会儿,便到了峰顶。此时神女峰江湖人士不下数百。叫好声,取笑声不断。路大昌到了近前。见诸人都围着一块高耸大石。大石宽长数米,石上有两个人正在舍命相斗。其中一人是红脸大汉,紫黑色紧身衣,手使一柄单刀。上下翻飞,舞的风雨不透。另一位却是一个胖汉,光着上身,手使一把长柄斧头。胖汉虽然体重庞大,但躲闪之间却极为灵巧,与红脸汉子斗了个不相上下。

    红脸大汉此时已斗的性起,一瞬之间连劈了三刀。口中骂道:“***,你给我爬下吧。”胖汉手疾眼快,举斧迎接,只听‘当当当’三声响动,刀锋俱都劈在了斧刃上。胖汉呵呵回道:“大舅哥,你妈就是我妈,你骂***,岂不是骂自已的妈吗。”此言一出,台下顿时响起一阵哄笑。

    台下有一人高喝道:“胖鲁雄,你可以回骂过去,反正都是自已的妈妈,不要客气。”又有一个阴阳怪气道:“他骂***,你骂他***,反正是一家人,估计都伤不到那去。”

    原来台上两个人本是亲戚,红脸大汉名唤关和,山东人氏。绰号“二云长”因长了一张红脸,而且善使一把单刀,故人才送此绰号。胖汉名叫鲁雄,河北人氏。三年前鲁雄行走山东办事,无意结识关和,二人相谈这下,甚是投机。关和便将自已的妹子嫁给鲁雄。谁知鲁雄喜好贪杯。而且酒后无德,不是胡乱打老婆便是摔东西。关和妹子每年回娘家之时,都要向关和哭诉此事。因河北与山东数百里之遥。关和又忙于闲事。故此才未追究。这二日二人同上华山,关和向鲁雄追问此事。二人都是火爆脾气。一言不合,动起手来。居然谁都劝不住,而且上山之中好事者不在少数,有操心不良者在一边煽风点火,二人生怒之下,居然以命相拼。

    关和刚才听了鲁雄之言,还道他有意讥讽,心中更是大怒,脸色也涨的通红。似滴血一般。样子更似关老爷。当下手中加劲。一口气劈力三十六刀,刀刀都向鲁雄的致命处砍来。鲁雄大惊失色。一边躲闪一边道:“大舅哥,你来真的。”关和的云雁三十六刀本是关和的得意功夫,平时轻易不使。这次在群雄面前,一来争个面子,二来也气鲁雄对自已不恭。心道:“我是你好友,又是你大舅哥,你若给我面子,陪着说几句好话将此事盖过也就行了。偏你和我顶撞,让我失了面子,若今天不胜你,我关和面子放在何处。”他之前并未有伤害鲁雄之心,但时间一长,久战鲁雄不下。二来石下群雄有也有自已好友。若胜不了鲁雄,恐怕让人耻笑。所以打到兴起,什么亲戚、妹夫全然不顾。

    台下诸人见他刀法使的精妙,俱都喝彩。台上鲁雄却吓了一跳。他知云雁三十六的厉害。关和妹子也是习武之人,下嫁与他,二人平日里没事也探讨一些武功招数,幸好对此刀法多多少少有点了解,否则,非吃大亏大可。

    </div>

    小说.血欲江湖</a> 最新章节第十六章 不着边际

小说血欲江湖 最新章节正文 第十六章 不着边际网址:http://www.dushuwo.com/html/4/4495/722589.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