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危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田太庸暗叫了一声:“好险”。刚才剑就要脱手之时,他情急之下将自已藏在衣袖里面的短剑甩出,逼退路大盛,自已手中的剑才没有脱手,否则,若是自已的剑飞出,不光自已没有在后生子弟面前丢了脸面,恐怕不愿在白布之下留名的人对他更加不服。但自已是成名多日的剑客,用暗器逼退路大盛,自然也并非是什么光彩之事。虽然有人喝彩,但在他听来,如同羞臊自已一般。刹那间,他脸色一阵暗沉。不待路大盛站定,又举剑剌了过来。

    此次含恨剌出,自然使出全力,只见他一剑快似一剑,招招都指向路大盛的要命之处。此次再战,恰与刚才相反,田太庸攻的紧凑,反倒路大盛忙于招架。战没几合,路大盛疲于应付,居然没有反手之力。

    路大盛边战边退,转眼之间,便到了黄立宏的身旁。路大盛被剑逼的喘不过气,正欲摆脱田太庸。突然一个转身,向边处一闪,到了黄立宏的身后,他闪的极快,黄立宏身边的人大惊失色,全都抽出兵器。就要护住黄立宏。田太庸刚才输了一招,心中想的是要在路大盛身上剌上一剑,挽回颜面,一剑剌出,后面招数连绵不绝。当下收招不住。顺手一剑,在黄立宏右臂滑过。只听‘吃’的一声,将黄立宏衣袖口子割了一个大洞。言百春怒道:“居然敢剌我家公子。”他‘刷’的一剑向田太庸剌去,黄立宏身边另一人抽出宽口厚背刀,一弯腰,向田太庸的下盘攻去。其它人则抽剑护住了他的周身。

    二个人将田太庸的身形阻住,路大盛才得以缓了一缓,他呵呵笑道:“老头,你剌的不太准啊,剑法实在稀松平常,还是和别人打吧。”

    田太庸一剑未剌中路大盛,将剑回转,突然间,见两件兵器向自已攻来。心道“不好。”抽身便退,哪知两件兵器来势甚速,他挥剑将言百春的剑格开,但下盘处的一刀却躲不过去。就在紧急关头,突然斜剌里突然飞出一把刀,架住了另一人的宽口厚背刀。解救之人喝道:“想不到刽刀手肖尝红也来了。怎么,想两人打一个吗?”田太庸听声音便知出刀之人是张暮迟,当下趁此机会倒退数步,挥剑护住前身,将身子站定。

    与此同时,左近处也响起刀剑之声。田太庸向那处望去,只见方达、钱通四、孙威等人与另一帮人打了起来。原来刚才言百春与肖尝红攻击田太庸之时,方达等人暗叫不好,抽出兵器就要过来,谁知近处数十多个人早已将几人盯上,一见他们几个人欲上前帮忙,也纷纷抽出兵器,将其拦住,两方人混打在一起。那十几个人非是别人,正是昨日上山的探路的草原十三鹰。唐老大等人一觉醒来,见口袋那人拎了去,心中郁闷。待言百春与黄立宏上山后,与其混合一处并将其事告诉了二人。言百春也不知有人将口袋拿去究竟是何意,草原十三鹰轻易不入关内,在中原武林并无仇家,想必那人是冲着黄公子去的,嘱咐诸人小心,瞧眼色行事。适才田太庸与黄立宏之言二人俱都听到,知道过一会非要动手不可,所以心中早已戒备。

    田太庸见双方已经撕破了脸,冲前面张暮迟喝道:“张兄,既然都动手了,还罗嗦什么,把这些人全都杀了。”张暮迟道:“不错,这些人非我同道,既使将来不会坏我们的事,也不能放过。”

    黄立宏道:“你们口口声声替天行道,驱满恢汉,还自以为做的是光明磊落之事,没想到居然在此滥杀无辜,可笑啊可笑。”张暮迟冷笑道:“你小孩子懂的什么,如果把你们放过,与狗官串通一气,不知会死多少人。做大事不拘小节,与你等满人讲什么道理。”他又冲着肖尝红道:“我是使刀的,你也是使刀的,听闻你有一套金钟刀法,江湖人士无不称诵,今日就领教一下如何?”

    肖尝红长的身子魁梧,脸上胡子似钢针一般,怀抱大刀,红绸子随风飘扬,倒也威风凛凛。他不苟言笑,只是微抬下头,说道:“我使刀是卖艺的,已经卖给我家黄公子了,比试不敢当,但如果谁敢对我家公子不利,我这把刀可不放过他。”

    张暮迟瞟了一眼黄立宏,心道:“瞧这些人都是这个年轻人的手下,而且对这个年轻人言听计从,若是擒住这个年轻人,这帮人便会投鼠忌器,乖乖放下刀剑,任由我等处置。”他眼中露出一丝狡猾之色,嘿嘿笑道:“肖兄的意思便是要留住你家公子先要过你这一关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他挥动柳叶刀,一招‘力劈华山’。向肖尝红的头顶剁来。肖红尝把刀一横,欲架住他的刀。张暮迟突又变招,猛的收回,步子加快,滴溜溜围着肖红尝转了数圈,瞬间劈出了三十六刀。

    他的柳叶刀薄而轻巧,而肖尝红的刀尺厚刃宽,所以张暮迟避其短处,欲以灵巧身法加上快刀取胜。肖尝红站着不动,微闭双眼,听着刀风声辩认他劈来的方位,以静制动,虽然张暮迟的刀速极快,但他只是轻动手腕,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当当’数十声。三十六刀俱被他挡住。

    适才他刚一动手,田太庸挥剑也向黄立宏剌来,言百春挺剑把他接住。独路大盛站在一边,瞧着双方人马混打一气,甚是自得。黄立宏也似无事发生一般。轻摇折扇瞧着前面诸人刀来剑往,如听戏一般,神情自若。并在一边高声道:“肖师傅,这个人刀使的不错,你将你的金钟刀法使出来,与他比一下,瞧瞧你们谁的刀更快一些。”

    肖尝红应了声:“是”。格开张暮迟一刀后,突然身形一动,招式大变,一口大刀使的是大开大阖,每一刀都带风声,刹那间,他手中的刀化作一道白光。他以快打快。步子灵动丝毫不逊色张暮迟,瞬间也劈出了几十刀。路大盛与黄立宏只听两刀相击‘丁当’不绝。

    张暮迟心中另有打算,所以在肖尝红使出快刀后,身子便向后退去。拿眼偷瞧,见黄立宏距他仅几米之遥。心中有数。突然之间,两手一分,手中的刀变成两把,反扑肖尝红。原来他使的刀是把鸳鸯刀,平日里从不使双刀,与肖红尝试了几十招后,知道如果不用奇招,恐怕再打半个时辰也不会分出胜负。故才分刀以求出奇制胜。

    肖尝红突见张暮迟突然多了把刀,也不敢硬逼,身子一缓,先用刀守住自已的门户。哪知肖尝红两把刀只在他眼前虚晃一下,身子却一点地,向黄立宏飞来。黄立宏见双方打的激烈,他正瞧的专注,哪里会妨张暮迟会扑向自已。他‘啊’了一声,便要后退,但他没有武功,怎么有张暮迟快,张暮迟瞬间便到了近前。他把双刀合一,单手去扣黄立宏的脉门。肖尝红也没想到张暮迟会突然对黄立宏下手,暗道“不好。”急切之下,挥刀向张暮迟的后背砍来。但此时已来不及,黄立宏‘唉呀’一声,手腕已被张暮迟抓住。

    </div>

    小说.血欲江湖</a> 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 危险

小说血欲江湖 最新章节正文 第二十二章 危险网址:http://www.dushuwo.com/html/4/4495/722598.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