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往事(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女子穿过一道月牙门,她前面是一片竹林,一条弯曲的小径直通竹林深处,再往前走,竹林当中有一个不大小屋,月光照在小屋上,显得此地甚是清静幽雅。小门没锁,那女子推开屋门,将灯笼挂在墙上,正待要把门关上。叶红枫见机不可失,一个箭步,窜了进去。

    那女子见突然有人闯入,就是一惊,本欲张口,叶红枫上前从背后一把将她的嘴捂住。喝道:“不要吭声。”那女子脸色发白,点了点头。叶红枫又问道:“你们府上抓住的那个女孩在什么地方?”

    女子‘唔唔’两声,说话含糊不清,叶红枫这才明白他将那女子的嘴巴捂住,将手松开。那女子缓了一口气道:“原来你是他的家人,唉,又是我的孩儿惹的祸事,我先给你陪礼了。”

    女子说罢,便要转头。叶红枫听她言语温柔,说话轻声,语气中流露出一丝忏悔,不安和谦意。心中一动,思道:“这女子是良善之人。”他心一软,把手松开。那女子转过头去,叶红枫距她很近,将她面容瞧的清清楚楚,只见这女子约有四十多岁,脸色白晰,眼晴明亮,不过眼神之中透着无尽的伤怨,似乎有极大的心事一般。容貌甚是清丽俊秀。

    叶红枫突然怔住,望着她的脸色,居然说不出话来。指着她道:“你,你叫德尚英。”那女子听他叫出自已的名字,也是动容,她打量叶红枫良久,神色之中显出一丝惊喜,声音猛然提高,道:“你是叶大哥。”

    叶红枫点了点头,应道:“是我,是我。想不到我们一别十几年,居然在此见面,幸好你的容貌变化不大,否则我怎么一眼便认出你来。”他说着话,向左右打量,见此屋甚是素雅,正屋中间供着一尊观世音像,像前香炉里烟灰已满,可见此女子对此像供的甚是虔诚。屋中仅放桌椅盆架寻常所需之物。邻间不大的小屋仅放一张床,两屋之间并没有门,只有一张帘子挂着,故此叶红枫才瞧的见。他眼中打量,口中不停说道:“对了,然安兄可好?想不到一别十几年,你居然还认的出我,不对。”他突然停止打量,眼晴直盯着德尚英。道:“这是巴尔乌的府上,你怎么会住在此处?”

    他话说完,后退一步,暗自戒备,德尚英脸一红,惭羞道:“巴尔乌是我的夫君,我不住此地又住何处。”叶红枫听了此言,脸上浮现出惊讶之色,有点难以置信的说道:“你、、、你不是然安兄的夫人吗,怎么、、、怎么又突然变成了巴尔乌的妻子。巴尔乌此人狡猾奸诈,你又不是不知其为人,怎么下嫁给他,然安兄现在如何?这、、、这事如何说起。”

    德尚英把脸扭头一边,神色有些凄然,说道:“此事一言难尽,罗然安他,他已经死了。”

    “什么?然安兄死了。”叶红枫震惊之余,不禁有一丝惘然。过了半响,才叹了一口气道:“初见然安兄时,他正值风华正茂,春风得意。想不到一别十几年,他现在居然不在人世了。”

    德尚英凄苦道:“他风华正茂,当时叶大哥还不一样,青年有为,威武英气,与想容姐姐可谓天生一对,正堪绝配。可惜岁月不饶人啊,一晃十几年都过去了,已是物世人非,不比当年。”

    说罢,她转过头向窗外望去,盯住将银光洒向竹叶的明月,眼神之中有无限暇思。叶红枫也微微动容,脸上显出一丝伤痛,低声道:“都过去十几年了,还提它做什么?”

    德尚英道:“那些日子是我最好的时光,人生美好的事情不多,就因为不多,所以才记的住,更让人回味。叶大哥,如果我记的不错的话,我们初见时那个地方叫十二里铺,是个小镇。。

    叶红枫脸色灰暗,道:“拙妻花想容是福建泉州人,那年正值六月,当日我带夫人回泉州省亲,路过一处小镇,不错,就叫十二里铺,当时拙妻怀有身孕。恰在那晚,遇到了贤伉俪。你与然安兄一个英俊萧洒一个美貌如花,不过,可惜可惜。”

    德尚英知道叶红枫心中不满她现在下嫁巴尔乌,故才说出可惜二字。他摇了摇头道:“可惜,唉,这都是命,有什么可惜的。叶大哥,当日天气甚是炎热,我们同住十二里客栈,当日除了你们夫妇之外,还住着一个人。”

    叶红枫咬牙道:“不错,除了我们,还有一个,这个人便是巴尔乌,那时我瞧他面色堂正,还以为他是一条好汉,没想到,他后来会做出如此害人之事,我、、、我当时真是瞎了眼。”

    德尚英继续说道:“当晚天热,房间住不得,我和罗然安让店家在院子内整了一桌酒席,喝酒纳凉,后来你们夫妻二人赶到,罗然安瞧你们夫妇二人相貌不俗,便请你们二人同坐闲谈,一聊之下,才知你们夫妇二人也是去泉州省亲,当时我父德安为泉州总兵,因为我们四人全是省亲之故,故聊的甚是投机。”

    叶红枫道:“当时只是闲聊也就罢了,都怪我当时不知进退,狂妄自大,又好管闲事,才给自已惹下祸事。”

    德尚英道:“我们四人酒喝的正酣之时,突然听到店内有吵架之声,后来便见一人被掌柜伙计推了出来。这个人当时还很落魄,连店都住不起。他身上穿的鞋子也是破的。”

    叶红枫道:“这个人便是巴尔乌,他因没钱住店,所以让店家赶了出来,都怪我好事,见他穷困潦倒,又见他相貌英气勃勃,便上前相劝,替他付了店钱,还请他一起饮酒。后来他说他是泉州总兵手下的一名游击,因为总兵为了修造战船,急需木料,便要拆了老百姓的房子,他去和总兵大人理论,不但遭到总兵大人的革职处分,还挨了五十军棍,他无处可去,便在店中静养,伤还未好,钱已花光。当时我听了此言,心中甚是恼怒。便有心教训这个总兵。唉,当时我得名师指点,与人动手从未败过,甚是轻浮,不辩是非,怎么就信了这个人的鬼话。”

    叶红枫说到此地,用手捶头,一脸的懊悔。德尚英上前一步,轻轻安慰道:“叶大哥,你为人侠义,不拘小节,哪里会有那么深的心机,是啊,当时我和罗然安听了此言也是诧异,想我父亲平日宽厚待人,对老百姓也非常好,怎么会做出此事,我嫁给罗家已有三年,三年之中还未见过爹爹,难道我爹爹这三年来脾气禀性大变吗,当下我二人也没有表明身份。只是用手推了推罗然安。他当既答应与你一同去总兵府上,将此事查个清楚。”

    叶红枫道:“可惜然安兄虽然聪明,也太过年轻,经验不甚老道,若是拉上巴尔乌一同前去,自然就可以分辩出真假,我想他身上伤未全愈,便留他在店内,哪知,哪知、、、。”

    二人面面相对,俱都无言,这时,门外突然响起脚步之声。二人脸色一变。叶红枫本想拿住府里的一个女人作为人质,却没想到此女子原是故人,自然不能以德尚英来要挟巴尔乌,他现在身子虚弱,若是让人探知是在此地,恐怕不但没法救出女儿,自已也会被擒住,心急之下,脸上汗珠滴落。

    德尚英见他脸色不正,急问道:“叶大哥,你、、、你怎么了。”叶红枫叹道:“我不瞒你,我身上有病未好,此次进府,是救我女儿而来,你也知道我与巴尔乌有杀妻之仇,如果让他拿到,只怕没有命在。”

    德尚英听了此言,脸上也露出惊慌之色,他打量了一下屋子,见此屋甚小,根本没有容下叶红枫的藏身之所,对叶红枫小声道:“叶大哥,你躲到里屋床上罢。”叶红枫一愣。心道:“你睡觉的地方,我躲进去,成何体统。”

    德尚英见他愣住不动,急道:“事情紧急,叶大哥何必拘泥,若让人发现,你如何救的出女儿。”叶红枫一想不错,心道:“叶红枫,你不过是一个乡下老农,还装什么大侠。也罢。”

    他一扭身,进了里屋。还未躲在床上,就听到门外有人喊道:“夫人。”叶红枫进此屋之时,没有把门关住,幸好他闪的快,否则来人正好瞧见,但听到声音并非是巴尔乌本人,似乎是名丫环仆人。松了一口气。

    耳听到德尚英道:“这么晚了,你还来做什么?”那丫环道:“今晚有人来府上骚扰,大人这时才处理妥当,怕惊扰夫人,故打发我来看望一下,夫人可曾受惊。”德尚英道:“我刚在我孩儿和东处探伤归来,并无听到有什么异响,你对老爷说,我很好,现在正打算安睡,你去吧。”

    那丫环应了声:“是”转身离去。

    </div>

    小说.血欲江湖</a> 最新章节第四十八章 往事(二)

小说血欲江湖 最新章节正文 第四十八章 往事(二)网址:http://www.dushuwo.com/html/4/4495/722643.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