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悲凉之事(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巴尔乌盯了德尚英一会,冷笑道:“难道你当我是好哄瞒之人吗?她是我的女儿,我如何相信。”

    德尚英还以冷笑道:“好,你既然不信,你便砍下她的一只臂膀罢。”巴尔乌怒道:“你休要说此话,难道我还真的不敢砍吗。”他又将剑举起。突然‘哼哼’两声,说道:“我留此人还有用处,不过,你说他是我的女儿,不过是想救她罢了,但拿此话哄我,编的也太离谱了吧。”

    德尚英淡然一笑,说道:“事到如此,咱们今晚不妨把话全都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可知道,为何罗然安他要给叶大哥换孩子。”此事刚才叶红枫质问过德尚英,但还未回答,风去归与叶质洁二人赶到,将此话岔过。现在德尚英重新提起,屋中人一个个精神专注,侧耳细听。

    巴尔乌道:“此事我如何不知,那晚叶红枫来到府上,我怕他查出我的下落,傍晚时分去探听消息,你当时正好为送孩子之事与罗然安吵架,我虽然怕你二人发觉,不敢靠近,听的也不甚仔细,但隐约还是听了个大概,那孩子自出生起就由你们夫妇带大,你们二人与其生活三年,自然生出感情,罗然安舍不得送人而已。”

    德尚英道:“此话你也信吗,虽然我夫妇二人与那孩子生出感情,但只是其一,其二你恐怕不知道吧,就是罗然安他有先天残疾,根本不会生育。”

    此言一出,屋中人俱是一呆。巴尔乌脸色也是大变,喃喃道:“罗然安不会生育,难怪如此。”

    德尚英继续说道:“罗然安的爹爹是朝廷三品官员,门风甚是谨正,如果无后,他对爹妈无法交待,你若还不信,那我问你,为何我与罗然安成亲三年,并无生育,与叶大哥认识后不到一年,便生下一个孩儿。我再问你,若那女儿是我与罗然安亲生的,纵使不亲,也比抱养的亲近许多,人心都是肉长的,为何罗然安会把孩子给换掉呢,就因为一个原因,这两个孩子都不是他亲生的。”

    德尚英说到此处,冲叶红枫谦然道:“叶大哥,我又骗了你,适才在屋中我对你言道那晚巴尔乌没有得逞,其实他、、、他、、、。”

    巴尔乌听到此处,颓然将剑撤下,将扣住叶质洁的手松开,望着床上的巴和东,又望了望她,心中道:“瞧巴和东长相明显比此女大好几岁,若是此女先生,纵使巴和东长相偏大,也绝无相差几岁之理。很明显此女年纪小过他,莫非她的话是真的。他脸上先是狐疑不定,之后生出一丝狂喜道:“你是我女儿,你是我女儿,想不到我巴尔乌也有女儿,而且是亲生女儿。”

    叶质洁此时脑子一片糊涂,见刚才对自已凶神恶煞的巴尔乌突然之间换了一种脸色,神情中出现了难得的一丝温暖,心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害怕恐惧,他本能的向后退了数步,跑到叶红枫的身边,说道:“爹爹。”

    叶红枫望着满脸无辜的叶质洁,瞧她一脸不谙世事的神色,一时之间,心态甚是复杂。他叹了一口气,略带一丝沧凉与无奈说道:“小洁。”

    德尚英继续说道:“那晚我失身后,有了身孕。罗然安知道他有暗疾,联想到那晚之事,对我甚是厌恶冷淡,我夫妇二人原本相亲相爱,就因为你,使我夫妻不合,虽然他对我很不好,我知道是我错了,并不怪他。但你却将他杀了,而且你又抓住我爹爹的把柄,逼死了他老人家。我全家人家破人亡,全是你害的,我为何活到现在,就因为怕你一时失了心窍,杀了叶大哥的儿子,所以我才苟活到今日。你、、、。”他指着巴尔乌,怒斥道:“你做了一辈子坏事,注定不会有好报。”

    巴尔乌冷笑道:“你爹爹私通皇子,欲要轼君继位,按我大清历律,皇子不能与外官勾结,我是满人,自然要维护我满人的天下,以皇上的利益为重。我为了躲避叶红枫的追杀,隐姓埋名乔装改扮进了总兵府,当了一名小厮,其中受到了多少苦楚,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机会,寻到了你爹爹与皇子私通来往的书信。大好机会,岂能错过。”

    德尚英痛骂道:“我爹爹对你要求没有一处不满足,但你最后还是逼死了他。我爹爹从一开始就不应信你的鬼话,你贪心不足,居然得寸进尺,还想当泉州总兵。”

    巴尔乌反驳道:“此事全是罗然安逼得我,与我有何相干,他知道我的身份后,便要杀我,没办法,我才在他的酒水之中下了毒药,他天天晚上折磨打你,我杀了他,也算是在你身边除了一害,你口口声声说不恨他,怎么这么多年来你提起他直呼罗然安,而不称其为夫君,可见在你心里,也是恨他的。”

    德尚英身子一震,喃喃道:“我恨他吗,我真的恨他吗,不管恨不恨,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恨他还是不恨他有什么关系吗,我是一个可怜的人,我总想把事情做的圆满,但到今天,事情因为我却变的更加糟糕,我对不起所有人,我活着做什么,我活着也只能给别人增添烦恼。”

    她说到此处,目光呆滞,望着叶质洁,轻声道:“孩子,自从把你送走后,我天天无时不在思念你,可惜当时为娘软弱,心里总觉得对不住别人,没有和罗然安据理力争,把你留下来,不过,为娘今日能见你一面,心中也十分高兴,你可以喊我一声娘吗。”

    叶红枫听他刚才之言,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见德尚英神情落寞,一时之间心头也涌出一丝酸楚,对叶质洁道:“小洁,她是你的亲娘,你就叫她一声罢。”

    叶质洁虽然单纯不谙世事,但听了德尚英刚才之言,她已有八分相信德尚英就是她的亲生母亲,今日在她身上有太多的事情发生,突然之间,与他朝夕相处的爹爹居然不是自已的亲爹爹,害她绑她的坏人成了他的父亲。眼前这个女人转眼又成了她的亲娘。无论如何,她也难在短时间适应这种变化。她只是紧紧盯着德尚英,却叫不出来。

    德尚英从叶质洁的神色之中瞧见他的目光充满了陌生,怀疑和难以置信。凄惨一笑道:“我知道你在恨我,我也知道自已对不起所有人,我应当遭人恨,所以娘不怪你,娘不怪你。”

    她的身子缓缓向前行去,诸人都拿眼瞧着她,却不知她要做什么。只见她向前走了数步,猛的拾起地上的剑。叶红枫和巴尔乌脑子转的极快,异口同声道:“不可。”此时她已抱有必死之心,话音刚落,她手中的剑已在自已的颈上抹过。一股鲜血从自已的咽喉喷出。惨白的脸上落上了数点花红。她张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未出声,身子已倒了下去。

    叶质洁惊恐的睁大眼晴,她做梦也没想到德尚英会突然自杀,刹那间,一股巨大的悲伤笼在心头,酸酸感觉涌上眼角。她突然之间对这个女人生出强烈的依恋之感,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大哭道:“娘,娘,你不能死啊。”

    德尚英此时早已没有了气息,两颗大而无神的眼晴望着这个世界,不过一切都无法感知,屋子中的空气仿佛凝结。只有叶质洁的抽泣声似鞭子一般敲打着每一个人的心上。

    </div>

    小说.血欲江湖</a> 最新章节第五十四章 悲凉之事(四)

小说血欲江湖 最新章节正文 第五十四章 悲凉之事(四)网址:http://www.dushuwo.com/html/4/4495/722656.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