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解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二人穿过一间后院,径直向前走去,又行了数百米,行到一处木制大门处,到了门里,天色突然昏暗起来,似乎走进了一间封闭的密室。墙壁左右亮着火把,斜插在墙上的石洞之中。

    原来此处宅院依山而建,后院便是一个宽阔的山洞,所以才显得如此黑暗。青芽依旧摇着风铃,风铃在洞中回声甚大,和着两边左右飘扬的火把之焰,显的说不出的阴森诡秘。

    两个人左折右拐,又来到一处小门之前,青芽推开小门,屋里亮如白昼,一道剌眼光线从屋中照了出来。二人进了屋子。屋子虽然不大,但却精巧的很,与一般女子的闺房无甚两样。屋中散放着淡淡幽香,女孩子所用的物什一应俱全。因为此屋是山洞装饰而来,所以此屋的墙壁全是大石,不过已经让人用石具裁过,所以墙壁甚是平整,屋中也不甚湿润,一颗夜明珠悬挂在屋内正中位置,屋里的光便是这颗夜明珠光照所致。在屋子右侧的墙壁之上,排着一排木架,木架之上放着各类青瓷小瓶,不知有何用处。

    青芽站在屋间,将手中的风铃放在桌上,铃声嘎然而止。风去归的身子也一动不动,直勾勾的望着青芽。青芽仔细的打量着他的面容,突然嘻嘻一笑道:“你长的也不算难看,就是有些呆气。”说罢,转身来到桌前,从桌子上取出一只茶杯,口中发出呼哨之声,只见一条青花绿蛇缓缓的从床上的大红缎面被子下钻了出来。沿着床第爬到地下,又缓缓的向桌上爬去。似乎是她口中的呼哨之声将蛇招唤而来。青芽从衣袖之中抽出一古怪小刀,此刀样式甚是古怪,似三叉戟一般。只是外面的两叉呈方形,并不锋利,中间的叉却是光白闪亮,尖利无比,而且尺寸比两边的叉稍短几分。

    青芽手拿小三叉戟刀,突然手碗一动,向桌上的蛇扎去,蛇身被古怪小刀两边的方叉挡住,蛇的前后部分四下扭动起来,青芽的大指在小刀尾端处微一用力,中间的尖刃剌进了被卡住的那截蛇身里面。那条蛇吃痛,身子在桌上翻腾扭曲,蛇血从伤口处流出,青芽右手一用力,将蛇挑起,左手拿着杯子,接蛇伤口处流出来的血。

    约有一盏茶的功夫,蛇血已接上半杯,青芽放下杯子,将蛇抛在桌上,走到右边的柜架之上,在第二排取出两个青花小瓷瓶,又返回桌前,打开其中一只小瓶,从里面向茶杯之中倒了些许粉末,搁在一边不去管它,任凭粉末融入血中。又拿起另一小瓶,左手抓起那把古怪小刀,一用力,将那刀从蛇身上拔了出来,鲜血喷出,青芽迅速将瓶里的药末洒在蛇的伤口之上,口中道:“小乖,你稍微忍耐一下,不要嫌疼,一会就好了。”

    说来也怪,那瓶中粉末甚是神奇,洒上之后血便不在流出,青芽从腰中掏出一个蓝丝手帕,轻轻擦试着小刀上的血。那条蛇扭动身子,沿着青芽的手臂爬至他的脖子,蛇身将他的脖颈缠住,口中的信子触到青芽的脸上,青芽胳胳一笑,说道:“小乖,不要调皮,姐姐还有事要做,去休息吧。”她抓起蛇身,随手一甩,抛在床上。然后将小刀收起。把桌上的茶杯取到手中,晃了两下,转身到了风去归的身边。说道:“为了救你醒来,我狠了狠心才取了我小乖身上的血,你不知道我心有多疼,幸好你在客栈没有挥掌打我,否则我就不管你了,让你身上的蛊发作,全身溃烂而死。”

    她自言自语说着,将茶杯里面的血送至风去归的口边。左手用力在他的下额之处加力,风去归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她手腕一倾,杯中的蛇血尽都倒在风去归的口中。她的手又将风去归的下额向上一抬,让他口中的血咽下。然后回身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风去归喝下蛇血之后,蛇血似铁水一般,从咽喉流到腹部,但他并不感知。只是双眼发直,晃了两晃,‘嗵’的一下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青芽拍了拍手,笑道:“你就在这里好好睡一觉吧,我要出去了。”她走到门口,又盯着地上的风去归瞧了一眼,嘻嘻一笑,将门关住,向洞外走去。

    风去归也不知睡了多久,才幽幽醒来,只觉脑子疼痛无比。而且口中有一股腥臊之气,甚是难闻。他躺在地上,良久知觉才恢复过来,心中想道:“我这是在何处,我记得之前曾到王先生的屋中,后来见到一个黑衣蒙面人,我现在记起来了,那个黑衣蒙面人正是我与叶大哥王先生在客栈之中所见到的那位穿着青色衣服的女子。后来,后来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的眼晴滴溜溜的四下打量,见屋中摆设甚是陌生,不似自已所居住的客栈摆设,不由自主的从地上坐起。他活了活动手脚,发现并没有什么滞碍之处,便一跃从地上站起,好奇的在屋中走来走去。

    他先是对屋中的悬挂的夜明珠甚是好奇,心道:“想不到这颗珠子如此明亮,瞧外面漆黑一片,莫非现在还是黑夜不成。”观之良久,目光又注视床边的梳装桌子,见桌子上摆着胭脂木梳之类,心又奇道:“这个桌子怎么和我的叶质妹子有些一样。”他心中想到叶质洁,叶质洁的面容自然就浮在眼前,突然,他感到自已的心猛的疼了一下。他不由自主的吓了一跳,急忙用手去摸自已的胸口。也是奇怪,仅疼了一下便又恢复正常。风去归心中暗暗惊异。他的目光又向床上扫去,这一瞧更是奇怪。见那张大红缎面绣着牡丹之处,在微微颤动。他寻思道:“怎么被子下面有人睡觉吗,不像啊,没有人被子怎么会动,难道被子下面还有别的东西吗?”

    他想到此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前靠去,眼晴盯着被子不眨一下。到了床边,他一伸手,将被子抓起,掀过一边,见被子下面盘了一条青花细蛇,不由自主的一阵惊骇。‘啊’了一声,身子倒退数步。

    风去归虽然生活在乡下,但他最怕蛇,不知如何,他瞧见蛇身上的古怪花纹颜色便生出厌恶之感,加上蛇身细长柔软,盘成一团,更给他后背发凉之感。所以他宁可在山中遇见一条狼,也不愿碰到一条蛇。今在此屋中,又是在床上被单下面,突然看到生平最怕最厌之物,怎么不惊骇恐惧,刹时,他的头发根都感觉一阵发麻。

    那条蛇似乎瞧他样子陌生,前半身段猛的竖起,直直的望着风去归。风去归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想离开此地,但不知怎么回事,身子居然似钉在地上一般,一动也不敢动。

    </div>

    小说.血欲江湖</a> 最新章节第六十六章 解蛊

小说血欲江湖 最新章节正文 第六十六章 解蛊网址:http://www.dushuwo.com/html/4/4495/722680.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