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路大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华山之上曾与风去归一面之缘的四皇子弘历。那日他打发言百春下山之后,自已和肖尝红在洞中睡了一晚,第二天醒来。二人便一同下山,出了山洞,见洞外张千蓑的尸身倒在地上,不觉微一皱眉,对肖尝红说道:“肖先生,此人死了二日,若暴露在此,让野兽吃了那可不太好,劳烦肖先生将他埋葬了吧,也算积点功德。”

    四皇子发话,肖尝红焉敢不尊,应了声“喳”,拿起刀寻一土软之地,挖起坑来,好在他刀宽背厚,加上人又壮实,所以挖个坑也不算难事。他将张千蓑埋了之后,二人径直向山下走去。

    行到言百春逼风去归吃下丹药处,弘历突然听到右处山崖有人呼道:“有人没有,有人没有。”弘历脸色微变,对肖尝红道:“肖先生,你听没听到有人呼唤。”

    肖尝红自昨晚听到弘历只带自已微服私服,心中又是高兴又是不安。高兴的是弘历对自已甚是器重犹在言百春之上,二是怕万一他有个闪失,自已的脑袋难保,所以心中打定主意,这一路行来尽量劝弘历不要多管闲事。刚才呼叫之声他也听到,但想到昨日华山群雄聚会,能来此地者都不是善茬。为防止意外,故听到也当作没有听到,只劝弘历快些下山。

    弘历为人精细,既然听到有人呼叫怎么当无事一般,当下没有理他,自已循声找去,肖尝红没有办法,只好也跟了上来,到了悬崖边,见下处十几米的一个树杈之上挂着一人。此人头发昏白,衣着破烂。正是昨晚在洞中给言百春疗伤接臂的路大昌。

    弘历对此人甚无好感,但昨日他吩咐言百春将此人带到山下,却不知此人为何落下山崖,心中不觉奇怪。当既探头问道:“那老者,昨日我不是吩咐人将你带至山下,你为何会挂在此处?”

    昨晚路大昌挨了一脚,身子滚下山崖,他本能之际双手乱抓,恰巧此处山崖生长枝蔓甚多,不过粗枝甚小,虽然可缓他下堕之势,但却无法承受他自身体重。落到十几米处,恰巧碰到一棵枝叶稍粗的树木。路大昌大力抓住,才将身子稳住。

    他身上本就带伤,加上山上夜间风冷,心伤风去归将他的丹药吃下肚中,稳住身形后,难过的他几次想松开手,不再活了,但到最后关头,脑海中都闪现出路大盛冲他讥笑的面孔。心中生出不服之心,这才强自撑住。

    在他心里,这一生别无所愿,便是强胜过自已的师弟路大盛,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逼他乖乖的叫自已一声师兄,就算现在去死,也死而无憾,但大愿未了,现在死去实在窝囊。这一夜里他心中都在想着补救之法。风去归将丹药食下肚中,过了一夜,只怕丹药早已在他腹中化掉。若是死了,自已数年的心血算白费了,若是没死呢。突然之间,在他脑中闪现出一个念头。他知道苗疆一带有一部奇书,叫《降蛊秘经》。若有人习练此法,便可将自已体中的内力输给他人。若是风去归未死,那他必定将丹药化为内力,自已找到这本奇书,命风去归习练,待练成之后,将他体内内力全都输到自已身上,不是和自已服下丹药未有什么分别吗?他想到此处,突然之间心花怒放,若不是挂在树上,早就开始手舞足蹈了。

    风去归此人在他眼中极好哄骗,唯一的难处就是盼他现在千万别死。他在树上想了半天,觉得此法确实可行。不过自已被困在此处,若无人搭救,纵使风去归未死,自已大愿也未必得酬。此时天光大亮,他正困的无可奈何之际,忽然听到山崖上面传来脚步之声,刹那间心中生出求生之念,故此才大喊大叫起来。果然将弘历引到此处。

    他听到弘历向他问话,脑子一转,答道:“你昨日打发下山的人出事了。”弘历和肖尝红听了此言,两人对视一眼,不觉暗自心惊。弘历心道:“莫非田太庸等人知道我等还在山上,故此在山下设下埋伏,那些人全部让他们给杀了吗,若是如此,那此时下山岂不危险。”

    肖尝红也是吓了一跳,脸上冷汗直冒,他心中猜测和弘历差不多,只是心中所想却不同,他心中想道:“幸好四皇子没听我的,若是就此下山,四皇子有个闪失,哪如何是好。”

    弘历当下又急问道:“出了何事,你能否告诉我知。”路大昌听到二人上当,心中暗笑,应道:“你先把我救上山去,我自然就全告诉你了。”弘历一听也信其然。当下命肖尝红将路大昌拉上山来。肖尝红用藤条做了一根粗长绳子,垂到山崖之下,路大昌抓住,肖尝红一用力,将路大昌拉上山崖。

    弘历心中甚急,还未等路大昌喘息,便急问道:“昨日下山之人如何,你快告诉我知。”路大昌性命无碍,嘻嘻一笑道:“昨日那十几个让人杀了,全都抛下山崖里去了。”

    弘历心中‘咯登’了一下,但又望着路大昌嘻皮笑脸之样,似乎所说不似真的,不觉把脸一沉,他为人甚是聪明,细思一下,自然明白路大昌是在说谎,此地距山洞并不甚远,若是十几个人让人杀了,肯定要有一番拼杀,自已与肖尝红在洞中并未听到厮杀之声,可见其言不可信。当下怒道:“你居然敢戏弄与我,肖先生,把他重新扔下山去吧。”

    此时路大昌身上带伤,并无反抗之力,若真打斗起来,自已并不是肖尝红的对手,当下脸色一变,急忙说道:“先急别扔,我说实话,那十几个人已下山去了。”

    弘历‘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说话不真,那我问你,你是如何落下这山崖的。”路大昌见他提到此事,昨晚之事历历在目,心中涌出一丝怒火,道:“你所带的那个老头将我身上的丹药硬逼那个小孩服下,此丹药是我花了数年炼制而成,我去阻拦,他身边的那个大黑个一脚把我踢下山崖。此仇我非报不可。”

    弘历瞧他神色,见他怒发冲冠,联想到昨日草原十三鹰其中一只鹰因他致死,相信他此言必是真的。又问道:“这么说,那个少年也随他下山了。”

    路大昌气苦道:“服下了我的五生相附丹,就算有内力高手在旁边相助救治,只怕那个小孩也活不到现在,那十几个人纵使带他下山,只怕这些人也全是废物,无法给他调理经脉。那小孩,恐怕现在已到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div>

    小说.血欲江湖</a> 最新章节第六十九章 路大盛

小说血欲江湖 最新章节正文 第六十九章 路大盛网址:http://www.dushuwo.com/html/4/4495/722686.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