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使毒功夫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作完这一切后他小腹内的疼痛更加剧烈他知自已刚才洒的那道防线莫说是人就是一只飞鸟低飞的话也会中其吸毒而死沒了后顾之忧当下将腿盘上凝神闭目细察小腹疼痛所在隐约感觉自已身子疼处是在小肠此疼非一般大痛而是刚开始极缓慢慢愈來愈疼之后疼痛消失沒过一会又是一阵疼痛开始也是先缓后急但第二次疼痛比第一次疼痛结束时似乎更痛上几分就如涨潮一般一波又一波后潮比前潮打的浪愈來愈高路大昌心中暗思苗人有何毒会使自已有此症状自已中了此症状又为何沒有察觉想了半天脑子忽然一阵明亮大呼道:“好狡猾的苗人”

    原來他中的这个毒药名叫“肝肠寸断”是苗人所使毒药中算是比较厉害的一种此毒用五种世间顶级毒液配方所制分别是黄鹅胆丹顶红七寸蛇的毒汁红蛛的唾液与白蜂的针尾不过此毒味道极浓所以下毒之时容易让人发觉除非用在不能反抗之人的身上否则与人对敌很难让人着了其道之前那名老者沿墙角洒“阴阳隔路散”之时此药有丹顶红与白蜂的针尾两种毒药配方路大昌对此小毒沒放在心上纵然中毒也自不惧不过第二名老者出现时所打出的在他周围爆开的木盒里却藏着黄鹅胆七寸蛇的毒汁和红蛛的唾液这三种毒液五种毒药合在一起虽然味道甚浓但若分开味道便变的极淡路大昌将这五种毒药分批吸进腹内毒药在他体内融合便合成了“肝肠寸断”这一味奇毒所以路大昌才说屋里人甚是狡猾

    他既然查出了其药所在自然有解毒之法他又将收在盒子里的药包取出配了一剂药服下腹内疼痛顿时消失不过经此一番折腾大半天已经过去路大昌也是累乏之极他知自已设的毒道纵然院内之人能破其毒也需二天功夫便放心到密林之中猎了一只野兔烧火烤肉又睡了一觉醒來见天色已晚决定天黑再探百虫山庄下了山后來到门前见两只蛇爬在他那道黑土的附近已经僵死路大昌知道院内之人趁他不在想出门逃跑却见他用毒土将院子围了起來不敢出去故驱蛇來试毒想必他们此时在屋中商量如何破解此毒路大昌冷笑数声正欲越墙进去突然脑子之中闪出老者面孔心中一惊思道;“如果此院中真的有鬼我进去岂不沒命了”他犹豫半响沒了主意最后心中发狠道:“就算有鬼又能如何如果把我害死我也是鬼都是鬼还有什么好怕的就算当鬼也要把那个小女娃子抓起來再说”打定主意翻墙而入此时天色已经微黑院内一片寂静几间房舍外面挂了几盏灯笼一阵细风吹过‘刷刷’作响让人感到阴森可怕路大昌小心而又缓慢的向前探去到了通向后院的小门见小门前布了一道蓝光在黑暗中晶莹闪亮似乎如鬼火一般路大昌明白这是院内之人为了阻他所洒的毒道心中暗自好笑从胁下将镔铁棒取出支在地上双臂一用力屏住呼吸欲从上面跨过哪知身子跃起之时突然从四面八方寒光闪闪几十把飞刀向他的身上招呼路大昌身在空中丝毫沒有借力之处沒奈何双手一撒丢掉镔铁棒身子下堕正好落在那道蓝光之上

    落地之后路大昌就感觉小腹一阵灼热接着衣服‘蓬‘的一下居然着了起來所幸飞刀俱都从他头顶飞过路大昌大惊失色身子就地滚去想把身上的火扑灭哪知滚了几下衣服的火不但未扑灭反倒愈发旺了起來他这时才知道地下全是易燃的毒粉当下急从地上站了起來也不顾羞耻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拎起镔铁棒赤条条的向外奔去耳中听着院内周围响起苗女:“鸣鸣”呼叫之声路大昌从围墙外跳下跑出他设置的那条毒土道惊魂稍定再瞧自已周身上下小腿腹部后背俱都被烧伤甚是疼痛自已满头白发也烧的稀疏焦黄自已闯荡江湖以來何曾吃过如此大亏气的他冲院内喊道:“小女娃子鬼老头有种你就出來瞧你路爷不把你们的手给跺下來把你们的心摘了做肉包子吃把你的肝切了作药用”他心中怒愤不平在门口大嚷大骂但此时院内众苗女的呜叫之声已渐渐停歇恢复了适才的寂静

    路大昌一直叫骂到三更时分才将体内的火气骂了出來不过他也骂的口干舌噪噪子发哑瞧了瞧周身上下甚是不雅他虽然做事做人都只顾自已喜好但毕竟人都有羞惭之心感觉有些骂的累了便向山上走去山上林木甚是繁盛加上此处偏僻大小野兽着使不少路大昌沒一会儿便觅到一只孤狼将它杀死后把皮剥了下來围在身上勉强挡住羞处此时他心火既下便想眼前之事越想越是下气不但自已所穿的衣服让人家烧了连衣服内随用随取的各类丹药粉末也都俱化为灰烬自已沒了药包莫说攻进院内自已一不小心中了院内那伙苗人的毒想配制解药也是一个难題他冥思苦想了一夜还是想不出一个好办法

    此时天色已近微明突然之间他脑子一动猛的拍了一下自已脑子道:“路大昌啊路大昌亏你还自称要做天下第一聪明人天下武功第一之人天下、、、那个女娃子中了老路的十日断肠散此毒天下只有我有解药过了十日她必死无疑我何必非要攻进院子内去抓她在院外给她耗上十日恐怕不到十日她必來求我嘿嘿到时还怕她不乖乖听我的话”想到这一层又是精神大振信步向山下走去到了庄前他也不叫骂弄堆干草躺在上面晒着太阳显的悠然自得到了中午时分只听屋门一响从里面探出一个头來正是死去又活的那个老头见他沒走反倒躺在屋门口又将头缩了回去路大昌也不理他到了饭口便上山打些猎物闲着无事就在庄外躺着

    一连过了六日这期间路大昌闲着沒事将此庄院四下瞧了个够查到此处庄院后面便是大山而且山势甚是险峻院内人绝无从后面逃跑可能出來进去只有庄院一个大门路大昌胸有成足所以并不着急这几日院子里的老头又窥探了数次都是院门开了便又关住到了第七日当午路大昌依旧躺在外面草铺上晒着太阳突然大门声响一个人走了出來路大昌眯眼瞧去见此人并非那个开门的老者而是弘历此时他换了一身质地良好的丝绸长褂脸上污泥也俱都冼的干干净净神采恢复依旧见到此人路大昌的火气“腾‘的又冒出來感觉被他用茶壶砸过的头部隐隐作痛他从草铺之上一跃而起吼道:“小孩娃娃你居然还敢出來”他走上前去一把揪住弘历的衣领举拳便要向弘历的脑袋打去

    弘历不慌不忙斯条慢理的说道:“路前辈你还想要不要那本《降蛊秘经》”路大昌听了此言拳头举在半空之中落不下來他疑惑的打量了一下弘历急切问道:“小孩你刚才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弘历笑道:“路前辈如果你想要那本经书我便告诉你那本书的一些事情不过你可不要打我否则你纵然打死我也不说的”路大昌吃过弘历的亏自然对此话似信不信但他转念又想心道:“这个小孩不会功夫嘿嘿虽然我身上的药粉都让火烧了但经过这几日调养我身上的功夫已恢复了七八成纵使我先不揍你但是等你话说完了我再揍你莫非你会咬我不成”

    想到此处他换作一副笑脸说道:“瞧你这张脸长的也算好看打肿了留个伤疤也怪可惜我不打你來來坐下说”路大昌甚是客气将他拉到自已所躺的草铺之上弘历也不推让在草铺之上坐下极认真的说道:“路老前辈是个大英雄说出來的话一定算数你真不打我”路大昌听他夸赞甚是高兴但高兴半晌突在又一激灵心道:“这个小娃娃甚是聪明如果我路大昌一时不慎便会着了其道我不能喜欢听他说话便不防他且听他怎么说”

    当下正正脸色道:“我说不打就不打你快说刚才你说什么《降蛊秘经》你都知道什么快告诉我”弘历叹了一口气道:“路老前辈是位大英雄你的话我自然是信的不过可惜的是路老前辈太轻易信人你听谁说那本秘经就藏在苗岭的” 路大昌听了此言不禁一怔眼晴睁的圆大喃喃道:“不在苗岭又在哪里阿科斯可是苗人的大头领许多苗人都听他的话而且他的下毒功夫虽说沒有我高但也是江湖之上数二数三的人物不在他处我还真想不到那本书放在哪里”弘历嘿嘿一笑得意的说道:“这前辈就有所不知了那本书听说是一本记载各式各样的下毒与解毒方法的奇书前辈想要自然别的人也想要了路前辈你说是不是”路大昌挠挠头说道:“你说的话是不错不过和我有什么关系另外你别误会了我夺这本书可不是自已要学是让别人学我老路使毒功夫天下第一还用的着学他们的雕虫小技吗”弘历顺着他说道:“是极是极我说为什么路老前辈这么好的使毒功夫怎么会抢这本书原來是想成全别人不过路老前辈若说你与此事无关那可就错了路老前辈要这本书别的人也要这本书天下那么多人不说多就一天一人去苗岭索要这本经书那个首领也受不了是不是”

    </div>

    小说.血欲江湖</a> 最新章节第七十八章 使毒功夫续

小说血欲江湖 最新章节正文 第七十八章 使毒功夫续网址:http://www.dushuwo.com/html/4/4495/722703.htm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错误报告